English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聚焦进博 > 法治进博 > 青浦法院涉进博会案件审理情况

青浦法院涉进博会案件审理情况

2019-10-11

2018年1月,首届进博会服务保障工作全面启动,相关纠纷陆续进入诉讼阶段。进博会的展期只有6天时间,但从筹办到招展、招商、布展、展览、撤展等各项工作持续时间长达1年,且与下一届的筹办工作呈现叠加态势,当首届进博会尚处于开幕前冲刺阶段时,第二届进博会的招展招商工作已陆续启动。故进博会展期虽短,但司法服务保障工作却是“6天+365天”的不间断过程。

进博会在位于青浦区西虹桥商务区内的国展中心举办,按照地域管辖原则,涉及进博会的建设工程、房屋租赁合同等纠纷属于青浦法院管辖。但进博会相关工作并不局限于国展中心内,相关纠纷可能分属长宁、闵行、嘉定等不同法院管辖。为了更好地服务保障进博会,对涉进博会纠纷进行集约审理,上海高院于2018年6月14日发布《关于涉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案件集中管辖和指定管辖的规定》,明确“应由本市基层人民法院管辖的涉进博会第一审民商事、涉外民商事案件,除依法属于专属管辖、海事法院专门管辖及当事人约定管辖外,指定由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受理。涉进博会刑事案件,除依法应当由中级以上人民法院管辖外,指定由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受理”。从而实现在上海法院区域内由青浦法院集中管辖涉进博会民商事案件和刑事案件的集约管辖审理规则。

进博会是以“进口”为主题的博览会,参展企业均为外国企业和我国香港、澳门、台湾地区的企业,涉及前述企业的纠纷属于涉外、涉港澳台商事纠纷。鉴于此,最高法院于2018年11月2日批复同意青浦法院涉外、涉港澳台商事案件的管辖标的额增加至2000万元,进一步确保涉进博会民商事案件集约审理。

一、涉进博会案件收案情况分析

2018年1月至2019年9月,青浦法院共受理涉进博会案件65件,其他涉会展业案件229件。

1.案件种类和案由分布集中,行业特征因素凸显

从案件种类来看,65件涉进博会案件中,民商事案件60件、刑事案件1件、执行案件4件。刑事案件仅1件,且发生在2018年1月,之后无涉进博会刑事案件,反映进博会保障工作安全有序。执行案件仅4件,充分显示涉进博会民商事案件的审理效果,自动履行率高,强制执行率低。

图1.涉进博会案件类型分布图

从纠纷案由来看,民商事案件中涵盖展览合同纠纷、合伙纠纷、承揽合同纠纷、买卖合同纠纷、运输合同纠纷、服务合同纠纷、房屋租赁合同纠纷、建设工程合同纠纷等14种案由,其中房屋租赁合同纠纷占比40%,此类纠纷大多涉及国展中心内的商铺、办公楼的腾退,与进博会的筹办工作密切相关。

2.案件数量呈增长态势,司法保障需求持续增加

从收案趋势来看,对于民商事案件,2018年四个季度分别收案4件、5件、6件、10件,2019年前三个季度分别收案10件、12件、13件,呈缓慢增长态势。随着进博会的连年举办,放大溢出效应更加凸显,纠纷也会逐步增加,对司法保障的需求持续增加。

图2.2018年至2019年涉进博会案件收案对比图

与此同时,受进博会积极影响和溢出效应,国展中心的平台功能更为凸显,更多高规格、大规模、国际性展会选择落地国展中心,车展、医药展、工业展等大型展会纷纷入驻国展中心,由此导致涉会展业纠纷也同步增加。经统计,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1至9月青浦法院受理的各类展会纠纷(不含涉进博会案件)分别为85件、90件、111件、118件,呈显著增加态势。

图3.2016年至2019年涉会展案件收案趋势图

二、涉进博会案件特点和难点

相对于普通展会,进博会的影响力、关注度更高,展会内容更加丰富,配套工程更加复杂。从展会筹办、举办到撤展全阶段,涉及到前端的招商招展,中端的进口检测、保险运输,后端的场地建设、后勤保障等众多环节,相关纠纷呈现更多样特点。

1. 涉诉主体多元又集中,半数纠纷聚焦承办方、服务商

进博会的主体包括承办方、服务商、参展商、采购商、志愿者、城市保障相关单位、工程建设单位等。已受理的案件中,涉诉主体涵盖进博会承办方、服务商、参展商、工程建设单位等,但又呈现以承办方国展中心和各类服务商为主的特征,合计占到50%。国展中心承担进博会场馆建设、运营工作,服务商为进博会提供餐饮、广告设计等各类服务,经营范围广泛、交易形式多样,贯穿展会全阶段,容易引发各类纠纷。参展商和采购商涉诉较少,一方面得益于承办方的前期招商招展工作管理规范、执行有序,合同履行率高,预防机制到位,另一方面也与贸易纠纷具有一定的滞后性相关,随着时间推进、交易活跃,预计此类纠纷将会逐步增加。

2. 纠纷类型多样而典型,服务保障类合同纠纷高发

一是腾退类,主要是国展中心作为承办方,为保障展馆及相关保障单位功能用房的使用,清理、整顿国展中心区域内的未正常履约的办公楼、商铺所引发的租赁合同纠纷。如国展中心诉丝绸公司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件中,系争房屋腾退后将用于进博会新闻中心建设使用。

二是服务类,主要包括为进博会各类展馆提供搭建、设计、布展、广告等服务工作引发的纠纷,以及涉及进博会餐饮服务的相关纠纷。主要案由为承揽合同、服务合同、合伙纠纷。比如,在鸣露公司诉蓝天公司承揽合同纠纷一案中,蓝天公司委托鸣露公司承担首届进博会台湾馆的搭建工作,但拖欠支付价款,引发诉讼。

三是工程类,主要涉及为筹办进博会而进行的场馆改造、路桥建设、配套工程等引发的纠纷。主要案由为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承揽合同纠纷。如巨人公司与恺泰公司签订合同,约定巨人公司承接进博会停车场项目,因工程价款及质量问题而涉讼。此类工程纠纷,往往涉及终端农民工工资发放问题,易引发群体矛盾。

四是安全保障类,主要涉及进博会城市安全保障工作,为保障进博会的安全有序采取特殊安保措施引发纠纷。2018年10月20日至11月12日,公安部门对国展中心区域实行封闭管理,人、车均需凭证出入,由此对相关企业办公造成影响。此外,因进博会的举办,周边区域安全检查力度加大,房屋出租管控措施严格,也引发纠纷。

3. 案件标的额分布不均、大小不一,诉讼请求复杂多样

涉进博会案件标的额从几万元到几千万元不等,60件民商事案件中,标的额超1000万元以上的案件为2件,100万元至1000万元的案件为17件,10万元至100万元的案件为36件,10万元以下的案件为5件。此外,原告方的诉讼请求普遍较多,如涉及国展中心的多起案件中,原告均提出解除合同、腾退房屋、变更注册地址、支付租金、物业费、逾期违约金、解约违约金、占用费等十余项诉讼请求。

4. 案件影响因素多、期限要求高,审理难度加大

相比于普通民商事案件,涉进博会案件普遍审理难度较大,主要体现在:

一是审理期限要求高。进博会筹办工作任务重、时间急,但囿于司法审判制度的严格程序性要求,不少案件涉及评估、鉴定、腾退等,难以在短期内审结。如首届进博会要求相关工程必须在2018年9月底全部完成,相关腾退工作只有在2018年7月前全部完成才能保证后续工程按时完成。筹办工作的紧迫性对审理、执行工作提出了挑战,必须在遵守司法程序前提下,充分保障当事人诉讼权利,通过调解等方式快速破解腾退难题,保证进博会筹办工作顺利开展。

二是案件分歧大,争议多。案件大多为建设工程、合伙纠纷、腾退纠纷,此类案件本身审理难度高。原、被告往往对解除合同的责任、工程质量问题、装修残值问题存在争议。在涉及布展、撤展的承揽合同纠纷中,由于展台早已拆除,相关事实难以查明,给审理带来难度。

三是新情况新问题多。如进博会前夕,国展中心实行封闭管理,而国展中心区域内进驻有数百家企业、商铺,封闭管理给上述企业经营、日常办公带来实际影响。如何既保障进博会举办,又衡平各方利益,依法支持当事人的合理诉求,考验着司法智慧。

四是涉外因素复杂。进博会参展商为境外企业,在涉进博会案件中,涉外主体参加诉讼需办理公证认证手续,按照通常程序办理手续需耗时2至3个月时间。如何便利境外主体在法院开展诉讼活动,节约商业主体交易的制度性成本,始终是服务保障工作中的重点和难点。

三、涉进博会案件的审判质效

涉进博会案件涉及利益主体多样,涉外因素复杂,影响范围广,案件的审理效果直接决定司法服务保障进博会工作成效。为此,针对涉进博会案件的特点和难点,我院从业务庭分散审理到组建专门审判团队专项负责,直至成立西虹桥法庭集中审理,多措并举,构建一系列工作机制,取得较好的审理效果,为进博会的筹办、举办工作发挥了良好的司法保障作用。

1.妥善化解各类纠纷,调撤率高达72%

坚持服务大局,护航进博会的司法理念,把调解优先落实到案件审理的各个阶段,西虹桥法庭通过诉前调解、庭前调解、判前调解相结合的全流程调解模式,引入专业商事调解组织和人民调解组织等,积极构建调解、仲裁、诉讼一站式纠纷解决平台,以及探索新型调解、部分调解等方式化解腾退纠纷,高效化解涉进博会纠纷,调解撤诉率高达72%。

2.有效节约诉讼成本60%,案件审理天数低于45天

启动涉进博会案件绿色通道,从咨询、立案、调解、审判全流程强调司法效率。同时依托运用信息化建设成果,使用自助立案、庭审语音识别、电子签名等信息化手段,在各环节便利当事人,提升进博会案件审理速度,实现60%以上涉进博会民商事案件在45天内审结。

3.充分保障中外当事人合法权益

相对于其他博览会,进博会涉及参展商、采购商、服务商等各方主体,且参展商为境外企业,我院充分认识到进博会的涉外性特征,不断强化涉外审判,坚持适用我国法律与尊重国际惯例和规则的有机统一,妥善处理与境外参展者、采购者、参观者等主体相关的各类涉进博会纠纷,平等保护中外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4.不断优化法治化营商环境

在精心审理涉进博会案件的同时,通过编发司法建议书、审判白皮书、典型案例,明示裁判规则,发挥司法引导,增强当事人合同契约精神和守法诚信的经营意识,为进博会营造良好的法治环境,吸引更多的中外企业参与更加开放的中国市场,共享“百花齐放春满园”的开放型世界经济。